倾诉,倾诉,我究竟要倾诉什么呢?我心中可没什么烦恼与忧愁,而且每天又都过得格外充实。在所有人眼中,我可是一个出了奇的乐天派,就连我自己也认为这就是真正的自己,可是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劣作呢?
  早晨,我在一阵阵接连不断的鸡鸣声中醒来,拉开窗帘,天尚未明亮,东方之上尚未浮现一丝鱼肚白,整个世界仍在沉寂尚未醒来。是我醒得过早了。我又拉上窗帘遮住田字窗格。屋中伸手不见五指,我摸索着向书桌行去,可否有一盏灯为我指引?可惜并没有!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爬到书桌旁,拿起桌上的残笔正欲要写什么东西,却又不知道该些什么东西。又将残笔扔到书桌上,长吁短叹一声,抓起书桌旁的琴欲要弹奏一曲,钟子期却不知所踪!呜呼哀哉!呜呼哀哉!
  翻开时光史册,六千五百七十天的时光已悄然逝去,逝者虽如斯,却略胜于此者,长江东去,潺潺水声必不可少;时光逝去,尘土之音毫无动静!此六千多日来,我学到了什么?又能做什么?为何我这般的迷茫?愿以舴艋之舟流浪天涯,却恐满腔愁绪压沉孤舟。嗅一口芳香,沁人心脾,倒也无味。咬定青山终不放,人谓执着;随风招摇戏蝶舞,人为陈世美。执着又如何?陈世美又如何?吾意又有何人晓?
  面具戴得太久会忘记庐山真目;陪笑逢迎太长会淡忘内心的忧伤。然而淡忘归淡忘,伤痕却终是永烙于心!终是时光的刻刀无法抚平之地!点一盏孤灯,提一把单刀,饮一壶浊酒,乘一匹快马,驰骋万里,究竟是要去往何处?有谁能告知于我?撑一把油纸伞彳亍在悠长的雨巷里,可否真的会遇见丁香一样的姑娘?“哈哈……”何等可笑!
  一抹浓秋之笔,尽然层林,红枫几许微风下,遍地风霜烈焰毯,风女玉手撒叶舞,不知罗敷何人,只明秋菊芬芳误入人间。清溪鱼可百许头,几叶红枫随波沉浮,一出一入。抽刀断水,欲断天河,欲斩红枫。古树参天,画眉优乐,开一把纸扇,扇来一股古风,灵越古人先贤之记;波浪兼天,鲲鹏展翅,驾一叶扁舟,泛一趟书海,搜寻海底金银珠宝。一笔描红尘,一剑行天涯,直挂佳人明月书,情往何方?人居何处?此生愿得姑娘一芳心,孤身自天涯,龙乾白首悔何意?两世今生恐无缘,忆君昔日言。
  远处寒山,三径碎石屑子路,烟雾缭绕百鸟鸣,风萧萧,篁竹飒飒人悄悄。长衫吻晚柔风,笛音渐欲迷人眼,歌窈窕之章,诵明月之诗,幽人来去自潇洒。白玉兰、紫罗兰,淡淡飘香舞柳腰;石径斜,深山枫叶黄金道。青鸟殷勤开山路,直入云巅。一间草屋,孤烟袅袅,灯笼少年,种花种草,怡然自得。一只画眉,一只鹦鹉,朝歌夜弦;一盏灯笼,一把长剑,闻鸡起舞。
  其实,生活处处充满误会,所以不必刻意去解开误会,拨开云雾,因为有些误会自会水落石出,而有些误会一旦解开了,却落下一个难堪之象。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与认同,只要遵从内心便可。人生纵使罹尽百难,也终不懊悔一时,有朝一日自会龙舟破骇浪。

【搬自網絡侵權立刪】


一个爱好捣鼓网站的男孩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