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到岛屿南部,赴一场莲花之约,在初夏。
  数年前返台曾特意造访台北的植物园,那儿的莲花池远近闻名。当时听友人说此地莲花遭虫害而悉数萎谢,现所看到的玉立红莲是由南部白河运来的莲种。
  那是我首度听闻白河之名,但浑然不知它在何处。未料多年之后会有机缘远赴台南,而白河镇就位于台南县,近年且因七、八月间举办的莲花节庆闯出名号。
  一个无事午后,驱车前往白河,过新营,经关仔岭,一路村郊野舍风光,当白河莲花节的布招开始在街头招展,我们已驶入两侧尽是莲田的巷陌——真的是一方方植满莲花的田亩,而非小格局的莲池或莲塘。大片亭亭翠盖的莲叶起伏如浪,修长挺直的枝梗擎著含苞或盛放的花朵。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不再是纸上文章,而是活色生香的景致。
  小镇阡陌纵横,莲田一畦接著一畦。缓下车速,吟哦“菱叶萦波荷占风,荷花深处小船通”彷彿觉得自己是那乘扁舟穿花而过的芙蓉仙子……
  在一长列摊位前停好车,欣赏各种莲花工艺及食品。小吃摊前一篓篓採收的莲枝,一家大小围篓剥莲子。现剥现煮现吃,软润可口,不像有的加工乾莲子久煮不烂。我初次见到青翠圆滑的莲子嵌在色如白玉的莲藕中,恰似古人形容的“百节疏通,万窍玲珑”。莲花每一部分均可使用,无论观赏或食用俱为上品,亭亭物华,淤泥不染,是华夏民族孺慕的花中君子。
  採购既罢已近黄昏,择一处清静的莲田边小坐,用来浇灌的渠水汩汩流过眼前。青圃扇般的莲叶在晚风中摇摆,扇去了暑意,叫人陶然忘机。我不禁诗兴大发,出口成章:
  “荷风十里莫相忘,莲华千瓣入梦来”!
  怀一腔柔情,挽两袖荷香归去,南台湾的暑夏竟如水般清凉。

【搬自網絡侵權立刪】


一个爱好捣鼓网站的男孩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