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于夜幕深处,执笔写下“荒凉”二字,再将它折成一只小船,抛掷在柔软的月光里,让它同风儿,一起在漫天飞舞,替我去寻找一个归处,让心灵可以在远方,安然落幕……

闪烁的星火,摇曳在空中,静静地燃烧着万丈孤独,一个人的时光,思念便在脑海中汹涌,荡起往事、掀开曾经那些小小的梦,一幕、又一幕,流淌着浓浓的乡愁……

席慕容的乡愁是一支清远的笛,余光中的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而我的乡愁是什么?是那黄昏檐下的一缕炊烟;是灯火灶台上母亲烹煮的那碗热粥;是微雨飘渺中,祖母那渐行渐远的弯曲背影;是金色麦浪里,父亲那沾满泥泞的裤脚……

在夜听里,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小时候,谁都觉得自己的未来闪闪发光,但是一旦长大,没有一件事能遂自己的心意。”

小时候的我们,都曾有个心心念念的远方,和即将想要成为的某一个偶像,于是在人海里努力的寻找,多少次,在梦里便开始了远走着他乡……

年少的我们,总觉得那破旧不堪的村庄,太过狭小,向往着城市的霓虹璀璨、心向着四季的出川与河流、坚信着有朝一日,那些耸立的高楼里,会有一盏属于自己的灯火……

而到如今,历经年代漂泊,知尽人世冷暖,那一颗曾经沸腾的心,在岁月的蹂躏中,变得疲惫而麻木,梦,迷失在哪里,记忆已经渐渐模糊,行走在烈日烧灼下的柏油马路,竟然已在怀念,一望无垠的田野、惬意的暖风、黄腾腾的杏果儿、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、那曾陪我度过童年的光阴的玩伴、那枚集在相册里的半张邮票……

追梦半生,却未知梦在何处?那些寻寻觅觅的答案,辗辗转转,又在心安处,不再追逐,那一刻,才恍然明白,爱,终究流淌在根生起的源处,看,那村落口深眸的凝望、那一声来自于老犬的问候、柳枝头欢腾的鸟儿、孩子们稚嫩的歌声,哪一种不是内心真正渴望的宁静?

——“搬自网络,侵权立删”


一个爱好捣鼓网站的男孩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