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看透人世间是荒凉彻骨的,看清人生是满目疮疤的,如果心底间还有永远在的善良和温暖,她一步步走下去,看到的风景仍然是明亮的。    

——雪小禅

芳打来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写日记。喧闹了一天,终于静了下来,最适合写写日记,梳理思绪。

我没想到是她,因为我们大约有十三四年没见了,虽然我的手机号一直没变,但她的手机号却变了两次,所以虽然两村隔着五六里地,但我们两个,还是像断线的风筝失去了联系。

一别多年,几乎没有音信,所以我们两个四十岁和五十岁的女子,在电话都惹不住大呼小叫,为我们中间隔了那些许久的光阴。没想到,她竟然在我们村的幼儿园当老师,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,很有点“咫尺天涯”的感觉。

电话打通,我们絮絮叨叨说了很久,那些往事便如雪片边翩然而来……

一九九六年,她因为民办教师的证书问题,刚从民办教师的岗位上下来,十年的教师生涯宣告结束。我和芳都是很狂热的文学爱好者,所以惺惺相惜,相差十一岁的我们成为知己好友。经常凑在一起谈论文学话题,并且相约一起骑着自行车跑明水,去文联投稿,到处求教。每次来回八十多里地,虽然辛苦,但仍然乐此不疲。

后为,通过她,我知道了自学考试,并且下定决心开始报名学习。关于这段经历,我曾经在一篇名为《一生中总有这样一个人》的文章中提到过:

一位曾经做过十年教师的朋友芳,芳见梅有上进的心和愿望,在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以后,芳一语定乾坤的说,依你的学习精神,可以试试自考!“自考?”梅很茫然,什么是自考,什么样的人才能报考呢?芳笑着说,就像你这样的人,有恒心有毅力的人啊。

在这篇文章中,芳就是她,梅就是我。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个芳字,为了区别,我把自己改叫了梅。正因为有芳当年的指点,我从此踏上了自考的路。中间停顿了四五年,前后一考十年,最后终于拿下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专科和本科证书。我常想:如果当年没有芳的指点,我如何能认识自考,如何走进报社,如何从事作文教学,如何创办章丘市小作家协会——当年她的指点,对我来说,是真正的指点迷津。如果说一生中总有这样一个人的话,那芳无疑是我生命中的贵人。

“我终于找到你了,再不会让你跑掉!”芳笑呵呵地说着,让我记下她的球球号,微信号。听她这样说,我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,她的话,何尝不是我正想说的呢。她还是那样乐观,虽然她十多年前曾经得过重病,在省立医院昏迷了二十多天,但从她的声音里,我完全听不出当年的阴影。“我算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,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感恩地活着。老公在中学当老师,女儿在上海工作,儿子在章丘四中实验班读高三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……”

是啊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,让我们一起好好地活着,感恩地活着。就像雪小禅说的:“如果心底间还有永远在的善良和温暖,她一步步走下去,看到的风景仍然是明亮的。”

搬自网络,侵权立删


一个爱好捣鼓网站的男孩纸!